完全禁止轉載散播此博客的任何圖片文字,謝謝


by xmilukux

4月27/4月28

798藝術街~~~~& 首都國際展覽中心[ 餘震—英國當代藝術展覽(1990--2006)特納獎]



4月27/4月28
這兩天,沒有去上課。去了798藝術街還有首都國際展覽中心。
27號在798那,原本是打算帶自己的作品去自薦的,不過還是覺得作爲影像視覺藝術家的我,還是準備的不夠充分。雖然我的攝影作品比起那裏的部分藝術家們的要更顯得激情不做作,但是我覺得作品中所蘊涵的我個人的風格還不夠強烈。。。。要知道,原本我並不是打算朝這個方向發展的呀//////是想做造型師的說。。。可是老師覺得在我的餓攝影作品裏看到了我成爲影像視覺藝術家的潛力。。。就不斷帶我去看這些並鼓勵我創作作品。
不過倒是真的刺激了我作爲攝影師,準確來說是影像創作者的欲望呢。畢竟審美這東西,是可以灌輸到各種渠道裏去的,一通則百通嘛。但是作爲我本人,還是覺得稍微不夠強烈。雖然色彩是很豐富了,可是主題沒有明確,接下來我將拍攝幾組有特定主題的作品了。都是感官刺激感非常強烈的圖片。現在有了個新的好習慣,便是隨身帶著小本,把突發的思維記錄下來。這些點滴將成爲我日後創作的靈感來源呢~
老師勸我如果在影像藝術方面一舉成名,便立即辭去化妝的學習,專心投身藝術好了。因爲在北京這塊,搞藝術確實非常來錢,而且很有前途。既贏得名譽也贏得財富。。。不過我總是覺得既然已經交了錢,不學白不學嘛///而且能借由學習過程發掘到更多的創作思維和模特。
不知道爲何,可能是來北京之後粘身的朋友忽然呈現大幅度的增長的關係吧。。。。每天都有很多朋友抓我玩,串門什麽的,而且去哪里都會特別的遠,再加上有點水土不服,導致最近特別的疲倦,每每是一回到家朋友走光沒人了,便立即倒頭大睡。。。即便是這樣,還是睡眠嚴重不足,而且。。。。。因爲上火+睡眠連續不足+練妝的化妝品過敏+長期佩帶隱型眼鏡。。。。導致眼睛腫了。而且很痛。。。。淚奔。。。。。希望明天會好啊。
最近太忙碌。。。。。。和好朋友們都疏於聯繫。。。唉我真是無義=“=+靜子都被打劫了我都沒去電話問候一下。。。。沒問候的原因是,電話去她家時總不在家。手機被打劫了。很擔心啊。唉。。。。。。我真是無義。。嘖嘖。
因爲太累了所以不想說話。太累了覺得腦筋都不好使了,一看到床就暈睡,是暈呼呼的睡去的。太曬了。。。幾乎每天都保持很暈的狀態。。不知道是不是又身體出了什麽問題,很害怕。但是太累了也不想管了。。。某些人也因爲我關機了一晚上顧著睡覺鬧失蹤而生氣。。。可是因爲太累太暈了,我發了兩條短訊一個Q留言去解釋,沒搭理我,也就沒力氣再說什麽了。。。不是我不在意,而是確實體力腦力透支了,這幾天是我在前途選擇上的一個轉捩點,重新激起了創作的熱情的全新的開始,所以有點忘乎所以過度投入自己的思緒去了。。所以一但回家便極度腦力體力透支而不能言語。。。唉。。。
今日是去了首都國際展覽中心,超棒,學生票半價25元,看了餘震—英國當代藝術展覽(1990--2006)(就是英國的特納獎歷屆得主的部分作品展示)還有“中法交流之春“的很多藝術品展和攝影展。大師就是大師啊!
其中特別喜歡的是Jake&Dinoschapman(傑克·查普曼和迪諾斯·查普曼兄弟)的作品,非常瘋狂,全是接近卡通但是很真實的人型,下半身相連的伊甸園女孩,身體全部相連的一群女孩和鼻子是男性生殖器嘴巴是女性生殖器的女孩相連“出芽生殖”; “像一條狗回味自己的嘔吐物”(LikeaDogReturnstoItsVomit)等等~~的作品,還有查普曼兄弟2003年入圍英國當代藝術最重要的獎項特納獎,作品名為《強姦創造力》,也是“修改”自戈雅的《戰爭災難》(Dis-astersofWar)系列畫作。這次開幕的展覽上,他們走得更遠,查普曼式的表達完全覆蓋了藝術家原先的蝕版畫實在很震撼。而且用色超美。《對逃亡的後天無能》並不是達明安·赫斯特剛剛震撼藝術界時的作品風格,他的《母子分離》(MotherandChildDi鄄vided)直接使用肉體作爲作品材料———將動物劈成若干個截面,然後用漂亮的盒子安裝起來。或者是《一千年》(AThousandYears)中,用腐爛的肉來培養蒼蠅和蛆。《對逃亡的後天無能》使用的元素卻大不相同:一間密封的黑色鐵架玻璃房,中間剛好能放下一張辦公桌和辦公椅,桌子上面有一個放滿了煙蒂的大號玻璃煙灰缸,旁邊是一盒香煙以及一次性打火機,打火機的一側,緊緊的靠著一隻拿出來的香煙。
這個作品中並沒有以人類爲主角,但是卻暗喻著人的缺席。觀看者面對的是一個人造環境,簡單乾淨的富有現代設計感的玻璃窗看上去也像是一個水族館或者是動物園。赫斯特通過玻璃窗裏面的香煙想要展示的是逃離的概念,但是因爲這個玻璃窗是密封的,所以在這裏面的人是不可能逃離的。一把轉椅和一張桌子,這種典型的辦公用品元素,被用來當作人類存在過的標誌。
作品《女孩,喜歡男孩,喜歡男孩,喜歡女孩,就像女孩,喜歡男孩》,奇怪的名字來自於1995年的英國流行樂隊“模糊樂隊”的一首歌《男孩和女孩》,赫斯特用家用亮光漆將兩個圓形“畫布”分別塗成粉紅和天藍,上面佈滿了各種刀片:手術刀片、剃鬚刀片、美工刀片。刀片的周圍佈滿了漂亮的彩蝶,好似還在或粉紅或蔚藍的天空中嬉戲,和尖銳突出的刀片形成了強烈的對比。赫斯特對作品的解釋是爲了提醒觀衆生命的短暫。
1號廳裏還有一位引人注目的藝術家:馬克·奎安(MarcQuinn),他在1991年以作品《自我》(Self)受到注目。他抽取了幾品脫自己的血液,冷凍後做成自己的頭部模型,放置在製冷箱裏保存和展出。
馬克·奎安主要通過雕塑作品來塑造人形,用材廣泛。此次帶來2004年的作品《天真科學》(Innoscience)表現的是自己的小兒子,初看上去是一個由大理石組成的雕塑,其實奎安用的是自己小兒子出生後不久對牛奶過敏而選用的一種牛奶替代品,添加上蠟做成的,那個小兒子赤身裸體、孤立無援地躺在冰冷展覽館的地上,一種脆弱感油然而生。
整個“餘震·英國當代藝術展覽1990———2006”的海報上,有一個女子舉著一個牌子,牌子上是一群倫敦警察的合影。其實這個就是2號廳中吉莉安·韋英(GillianWearing)的視頻作品《六十分鐘的沈默》(SixtyMinuteSilence)的截圖。
韋英作品展示的對日常生活中那些交互更叠著的悲喜經歷的多元理解。她主要運用紀錄性的攝影、電影和電視技術來創作作品。在這個《六十分鐘的沈默》中,她說服了26個倫敦警察爲她擺好一個姿勢並且保持1個小時。初看上去,不過是一張普通的合影,但是其中人們的微妙變化,以及前後狀態的差別,甚至是警察這身特殊的制服,都讓這個作品充滿了趣味。
吉莉安·韋英除了折磨警察,還會在路上麻煩行人。1992年,在創作《能說你你真實想法的標語,而不是讓你言不由衷的標語》(SignsthatsayshatyouwantthemtosayandnotSignsthatsaywhatsomeoneelsewantsyoutosay)的時候,她隨機地挑選過往的行人,問他們是否願意在紙上寫下他們的想法並且舉起這張紙讓她拍下來。
此外一個饒有趣味的作品來自於3號展廳馬克·渥林格(MarkWallinger)1994年的視頻作品《皇家愛斯科賽馬會》RoyalAscot。展廳中央的四個航空箱上橫向擺放著四台電視機,裏面重復播放著一年一度的皇家愛斯科賽馬會上,英國皇家成員乘坐馬車展示禮儀的鏡頭,觀看著呆上一會,就會發出會心的微笑:這四段分別采自不同時間的鏡頭,有著強烈的一致,無論是馬車進行的路線、女王和王子揮手的動作、保持的笑容,甚至是鏡頭的切換都趨於一致。
4號廳中霍然擺放著一張床,枕頭上面是一個美國國旗,下面繡著“待在這兒”的字樣———這是翠西·艾敏(TraceyEmin)1995年的《根本的事實》(TheSimpleTruth)———這可以理解爲一種政治的批判,它使得觀衆不得不提出這樣一個問題:美國人在哪里“待在這兒”?這也許是對美國文化試圖全球移植的一種質疑。
翠西·艾敏作品並不全部都是這樣形式強烈但是晦澀難懂,她的主題常常是一些我們不得不面對的問題:愛情、性、死亡。同樣在1995年,她創作了一個這樣的作品:一個帳篷,裏面繡著所有和她分享過一張床的人的名字。取名叫做《所有和我睡過的人》(EveryoneIHaveEverSleptWith1963-1995)
除了上面提到的5位藝術家,還有、加裏·休姆(GaryHume)、道格拉斯·弋登(Dou鄄glasGordon)山姆·泰勒—伍德(SamTaylor-Wood)、莫娜·哈透姆(MonaHatoum)、莎拉·盧卡斯(SarahLucas),這12位元藝術家帶來的作品,構成了英國上個世紀90年代的當代藝術、甚至社會文化的索引。
特別是看了這些英國當代藝術家們的作品製作過程的PV,很受感動,人家在90年代便已經創造出如此震撼的那麽多的作品,而現在的中國還有相當部分的所謂藝術家依然在抄襲他們那麽久之前作品呢,真是丟臉,又特別激動。
希望我也能做出震撼靈魂的作品吧。以上。
[PR]
by xmilukux | 2007-04-29 01:37